一次简单的面试改变了我
一次简单的面试改变了我
沉默中,不是爆发就是彻底的沉沦,终究没有爆发,沉沦在了欲望的海洋里,无法自拔,成为了别人的一只性奴,这是我的人生,也是我的命运,终将为以前的选择流下悔恨的泪水。可是痛并快乐,是我的人生,也许直到生命尽头。

  我是一名刚毕业的学生,工作很难找,换了一份又一份,可是试用期没过就被踢,还是找不到合适的。这天,我突然在58同城看到一则广告,招聘私人助理,待遇丰厚。管它呢,就算传销也去,都快没生活费了。

  到了面试地点,是在一个偏僻小区。4栋619号,发现开门的是一名外表艳丽的女子。她有着丰腴的身体,精致的面容带着娇媚。一身黑衣,不苟言笑的神色审视着我。说进来。我进去了,发现她是秘书,面试官也是一位妩媚的女人。

  原谅我用妩媚这个词,她的皮肤白皙,浓眉大眼,眼睛仿佛会说话,透出春情。

  简直让人看了就呼吸紧蹙。

  她开口了,声音很奇特的磁性,听着都让人下体开始痒痒的想竖起来。她看了眼我,轻轻的说,你明白我们要的是什么人么。我们这里待遇不错,8k底薪+ 福利。但是进来了就要签署保密协议和长期合同,休息时间比较少,你能接受么。

  我开心极了,前几份工资薪水都没过3k,这里居然8k,哈哈,爽翻了,去非洲打工也才6k啊。以后我有钱了,想勾搭学姐还是学妹,都随便了。班上的那个大胸短裤骚妹我窥探已久了,每次她扭动着短裤,肥嫩的臀部像成熟的蜜桃摇摆着。可惜,作为屌丝,我没有正视她的勇气。这次有钱了,是不是试着勾搭下她,虽然做老婆不行,但是睡几个月还是比较舒适的。

  大脑在漫无边际的幻想着,意淫着,想着这个面试官也看上去这么骚,双乳雪白挺翘,黑色的皮衣勾勒着曲线,长腿是肉色的丝袜。好想剥光她,推倒她,用肉棒抽插她的阴户。

  面试官不说话,任我发呆的傻笑,突然将文件丢到地上,说你看看,签了合同吧。我刚蹲下,趁机看面试官穿着肉色的美腿丝袜,高跟鞋里雪白的脚丫让我蠢蠢欲动。有想把精液涂抹到高跟鞋的冲动,睾丸也突突的的跳跃着。

  突然,一个黑影从我背后袭来,我昏迷过去。醒来,发现面试官和开门的女子将我五花大绑,麻绳深深的勒的我肉中。睾丸和阴茎也没放过,被橡皮筋紧紧的缠绕。龟头已经肿胀的快要坏死。干死,昏迷了几个小时。

  突然发现面试官低下美丽的面容,将我的阳具放开束缚,但全身还是被紧紧绑在桌上。她低下头,喊着我的阴茎,越来越深。舌头俏皮的在我马眼打滑,我看着她雪白的奶子,粉嫩的乳头,浅吟低唱的小鼻子哼哼。感觉特别舒服,下体越来越热想要爆炸。开门的那个美女穿着小短裤,跨坐在我的脸上。她的蜜穴流出芬芳的液体,我忍不住舔舐着简直快要疯了肥厚的阴唇,舌尖微微颤抖,拨弄着阴核。她骑在我的脸上,窒息的快感和下体被吮吸的酥麻如潮水向我涌来。

  面试官将头发扎了个伶俐的马尾,脱下皮衣,露出雪白的肥臀,她阴核上打着阴环,她在我身上摇晃着,呻吟着。奶子一起一落,如波浪涌动,仿佛最美的风景在我眼前欢动。马尾在空中飘逸着,下体的阴核也越来越热,夹着我的阴茎一松一紧,一快一慢。真希望此刻就是时间尽头。

  我实在憋不住了,龟头抖动几下,白浊的精液喷涌而出,撞击在面试官的子宫里。她的花蕊颤抖着,肥臀更在用力的在我肉棒上跳跃。啊的一声,她也流产透明的淫水。

  我很奇怪这次艳遇,如果这个就是工作,我很乐意。

  可是呼吸越来越困难,用阴户骑乘在我脸上的那名女子还是没有高潮,毕竟我的舌头不是训练过的,早已麻木不堪,下体的快感也在渐渐消退。她突然站起,去里屋搬出一个白色的医疗箱。和面试官鬼魅的相识一笑。人比桃花艳,看着两个肥臀美女如白羊一样站在我身边,我又可耻的硬了。

  她给我塞了口球,然后给我睾丸来了一针,我的下体没有知觉了。我开始感到恐惧。面试官拨弄着我的肉棒,慢慢的媚笑。她戴上了白色的医疗橡胶手套,拿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像我的阴茎根部割去。我眼睁睁看着坚硬的肉棒开始掉落地上,被她一脚踩碎。

  不,虽然下体没有痛疼,但是我的心坠入深渊。她很熟练的割掉阴茎,将睾丸从前列腺挑出割掉,在手里啪的捏碎,丢弃到垃圾袋。然后给我喷射了止血喷剂。很快,我的伤口停止了血流,可我的心开始破碎。

  我在床上躺了3个月,都是她们伺候我。每天都给我的乳房给我打针,在我的下体涂抹一层药,让我的下面瘙痒难耐我发现我看着美丽的她们,欲望开始消减。我丢掉了不是男性的尊严,而是一颗淫荡的心。乳房开始鼓胀起来,皮肤也变的白皙。屁股开始变圆变翘。后来面试官又给我做了次手术,让我的下体开始内凹,像女人的阴道一样开始发痒,淫水肆意,希望被抽插的快感在我的肉洞中酝酿。她给我注射的原来是雌激素和空孕针,最近发现我的奶子也开始翘起来,奶汁也开始分泌。每天被挤奶,肉壁被塞入假阳具成了每日的工作,我在高潮中痛苦,痛苦中开始昏迷,忘了我是谁。我的胳膊变得纤细,以前的阳具变成内陷的肉缝,瘙痒难耐,敏感度的阴核时刻分泌着淫水。镜子里的我脸也开始变瘦,面试官开始训练我变声,如果发音不够骚不够浪,就是一鞭子抽在我的奶子上,恍惚不是我,是另外一个赤裸着蜂然后将我压在身上肆意的的用阴核挤压我的花蕊,一个蜂腰翘臀的女郎。奶球被,抽打的摇晃。她有时候玩累了,直接将黑色的皮靴踢入我的肉洞,再将肥厚的屁股跨坐我脸上。将白色的淫液喷射在我嘴里。

  有时候她又变出花样,将冰凉的假阳具戴在身上,皮鞭抽打着我的阴部。阳具也抽插着我的阴户,屁股上的嫩肉被挤开,销魂的肉壁被粗暴的冲撞。没有高潮,只有冰凉。

  心里的怒火在咆哮,我浑浑噩噩的假意顺从,但是想无时无刻报仇,逃离魔窟。也许这辈子都无法见到亲人。时间很快过去,我越来越像个女人,言谈,举止,我也会彩妆,裸妆,化妆品被我排列组合,看着镜中陌生又美丽的面容,我惊呆了……一天,终于找到了机会,面试官又在发布招聘了,另外个女的也出去采购生活用品。面试官人高奶肥,挺翘的美腿很有力量,我肯定不是对手。招聘的人来了,也许是我这几个月的百依百顺让她放松警惕,身份证钱都在她那里,穿着高跟鞋的我逃不到哪去。我甩动着肥美的臀部,一扭一扭的打开了门。门外是个学生模样的人,憨厚的外表,瘦弱的身躯。如果将他打扮下,肯定是个不错的美人。

  又开始了,我和面试官偷袭了这个学生。将他五花大绑在床上。只露出鸡鸡给我把玩。我用手抚弄着龟头,看着肉棒慢慢的翘起。轻轻的掀开裙子,露出雪白的臀部。将阴户对准,迫不及待的坐了下去,口中开始有节奏的呻吟着。面试官也淫笑着脱光,露出白羊般的身体,身段苗条,丰乳翘臀。她拨弄这红润的湿漉漉的阴核,将阴道口对着男生的嘴巴,晃动着铃铛般的大奶子蠕动起来。我看着她丰腴的臀部,咽了下口水。继续开始摇摆,淫水像小溪一样从我的阴毛潺潺流出到男生的阳具上,滋润着他的龟头。

  我夹紧了阴道,开始抖动着臀部,男的受不了,更疯狂的舔食着面试官的下体。面试官头发摆动着,我轻轻拽住她的黑发,像骑马一样抖动着她的美妙的脸蛋。她也快到高潮,下体的肉壁开始滑腻出水蠕动,阴唇肿胀起来。男生的舌头更卖力的舔弄着。我假装无意的一个手拉着她的发辫,另外一个手轻轻提起医疗箱,向她的后脑砸去。她被砸懵了,晃了晃,想从我手中将头发挣脱,看看怎么回事。我继续用拳头猛砸她的太阳穴。她才不甘的瘫倒,下体的花瓣一张一翕,娇嫩的阴核傲然的耸立着,和雪白挺翘的奶子交相辉映。

  时间很紧迫,我找出我的身份证和屋里的现金,用麻绳将赤裸的面试官五花大绑,捆成一团。装入一个大旅行箱里,赶紧向小区后门逃离。后面的故事就是我用皮鞭,蜡烛对着面试官唱征服的故事了。面试官是个同性恋,从小就喜欢女的,但又嫌弃女生太娇嫩不耐操。所以在医科大学外科系进修几年后,偷偷做着人体改造,那个给我开门的女人也是个可怜的试验品,被调教了很久。

  脱离这个魔窟,可是我不会这么便宜面试官,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魔鬼和天使。我的天使已经伴着我的睾丸碎裂,魔鬼开始发芽。痛并快乐着,在欲望的海洋里继续挣扎。

  字节数:653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