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风云】
【龙城风云】
夜已深。

  梁坤独自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心情却是无比的沮丧。

  从大学毕业已经半年了,当初来到龙城,就是想着大城市里边机遇多,趁着年轻好好混几年。可谁曾想当初招聘时显得条件诱人的公司,对待员工却如此的吝啬。苛扣工资,时常加班不说,连免费提供的宿舍在半年过后也开始收费。于是梁坤一怒之下就搬了出来,找了间离公司近点的房子与人合租,再也不想忍受像学生时代一样毫无隐私的生活条件。可是说起来简单,这一个月房租就要了他小半的月薪。大不了合同干满就回老家,梁坤边走边想,一会儿就到了屋子门口。

  房子是很普通的三室一厅。房东是一个看起来很猥琐的中年大叔,占了房子的一个主室,梁坤一间小房子,还有个房间分给了另一个合租的女孩。想起那个女孩,梁坤心里的不快一扫而空。一个礼拜前刚搬进房子的时候,梁坤心里还暗喜合租的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看起来年纪还没自己大,笑起来有两个甜甜的酒窝,浑身散发着青春活泼的气息。女孩儿叫晓薇,人挺好,刚搬进来的时候,忙上忙下帮自己安置东西,打扫房间。恐怕自己22年的人生中都没有遇见过这么热情大方的女孩子,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梁坤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房门。

  屋子里居然没有开灯,难道房东不在?只有些许的光线从房间尽头的厕所门缝中探出,洒落在地板上。梁坤些许有些尿意,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厕所的人出来,一边玩起了手机。

  突然,一声娇呼从厕所里传来。是晓薇!梁坤立马从沙发上弹起,几步走到厕所门前,对着里面叫道:「晓薇,你在里面么?你没事吧?」「没……没事,坤哥,我……我马上就洗完了。」晓薇的声音似乎娇媚的有些异常,原来她在洗澡,怎没有水声?梁坤暗忖到。

  片刻后,厕所门打开。裹着浴衣的晓薇从里面走了出来,梁坤顿觉眼前一亮。

  洗完澡后的淡淡水汽仿佛还氤氲在她桃李般的脸上,吹弹可破的肌肤显得愈发的鲜嫩。浴衣的领口很低,胸前一大片雪肌漏了出来,勾勒出圆润的形状。梁坤探了探头,仿佛能从峰峦叠嶂的肉山中看到那若隐若现的粉红色娇嫩乳蕾。这小妮子身材不错啊,梁坤想到。似乎觉察到梁坤略带侵略的目光,晓薇一抹绯红掠上脸颊,娇嗔道:「坤哥你回来了,今天下班真晚。我洗完了,你要用厕所就快去吧。」眼前娇美的女孩在和自己说话,梁坤只好迅速收起猪哥一样的眼神,点了点头,就走进了厕所。

  卫生间里还残留着洗浴后独特的味道,梁坤闭上眼睛,用力一嗅,似乎也闻到了在空气中不曾散去的晓薇的体香,想到晓薇刚刚就在这里洗过澡,不禁一阵心神荡漾。突然眼角一扫,角落里的衣篓进入了自己的视线,想到刚才晓薇出去时并没有拿着换洗的衣物,难道她换下来的衣服都在这里?

  这么一想,梁坤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大学毕业后,女朋友也和自己分了手,很久没有异性在身边的感觉在平时都被繁重的工作压了下来,但是在此刻,尽管没有恋物癖,梁坤还是把手伸向了衣篓。

  然而当他把那件手感极好的蕾丝裤拿在手上时,梁坤噗噗跳不停地心脏似乎已经要爆炸,内裤上面残留着黏黏滑滑的液体,更让心中的沸腾引向顶点。联想到刚才晓薇怪异的举止和在厕所里呆了那么久的时间,梁坤心里得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难道她在自慰?念及至此,梁坤再也忍不住,拿起了丝质的内裤在自己玉杵上上下下套弄,想着晓薇玲珑起伏的身段和雪白的肌肤,多日的积蓄一会儿便喷射出来,不少从裤缝边缘滴落至地板上。此时门外却响起了晓薇的声音:「坤哥你好了吗?完了我进来洗衣服了哦。」什么?看着手上这件混杂着自己和晓薇体液的内裤,梁坤一时呆在了厕所里。

  (二)迷情金海湾

  第二天梁坤坐在办公室里还是不时的走神,想不到晓薇清纯青春的外表下竟然也会干出这样的事情,那件几乎镂空的蕾丝内裤带来的愉悦到现在都不能领自己平静下来。那件沾满了精液的内裤,梁坤自然是不敢再放回去了,只是不知道晓薇发现自己内裤丢了会是怎样的反映。

  突然,肩膀被人一拍,一张圆圆的可爱脸庞映入眼帘,是公关部的佳芸。

  「想什么呢,坤哥哥,这么入神。」这小妮子乍一看就像是没长大的高中生,一双秋水眸子嵌在未经世事的脸颊,一副天真烂漫的做派,在这个公司里真是人见人爱的小宝贝。「在想你啊,小芸芸。」梁坤调笑道。佳芸脸上立马摸上一抹红霞,轻啐了一口,「说正经的呢,情人节快到了,你怎么过呀?」恩?难道自己最近命犯桃花?这么漂亮的小可爱居然主动约自己?

  「你,是在约我么?」

  「对呀对呀,你有没有空呢?」

  然后梁坤就看见了佳芸眼角流露出意思狡黠的笑意,瞬间暗骂自己精虫上脑,居然被小姑娘调戏了。「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梁坤脸色一黑。这边佳芸却是计谋得逞后的满脸笑意,这才吐露来意:「简单的来说,你人品爆发啦。公司发福利,情人节决定从每个部门抽几个人去海湾度假,公司的几个董事和我们公关部闲着的姐们也会去哦。」「这么说,我被抽中了?」梁坤满脸不相信,自己从小到大运气虽说不是太背,但是抽中大奖这种事情还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生过。「你不会在逗我吧?这事谁安排的呀?我虽然工作勤勤恳恳,每天按时加班,但是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在我头上呢?」还没说完,佳芸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1张机票递在他手上,「我哪里知道谁安排的啦,后天早上8点,别迟到了哦。到时候我也会去的。」说完,佳芸带着一个甜甜的笑走开了。看着佳芸轻摆腰臀,款款离去,梁坤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没想到这丫头看着小,该大的地方还是很大的嘛。

  两天后。

  阳光穿过薄薄的云层,投射到这一片金色的海滩上,梁坤惬意的躺在沙滩椅上。虽然说龙城仍旧是春意料峭,但是海湾这边已经温暖如初夏,几个公关部的美女身着比基尼在海滩上嬉戏,一阵海风吹来,似乎已经将她们身上的香气送到眼前。梁坤用力一嗅,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片金色的汪洋中。

  突然,身边有人轻哼了一声,梁坤睁开眼,一个面色微黑,浓眉大目的中年汉子已经走到自己身前,来人正是公司最年轻的股东,罗守良,梁坤立马坐端了身子听候吩咐。

  「小梁啊,到我的房间里来一下。」罗守良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梁坤听完心里不禁一咯噔,不会吧?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熟。看着罗守良走远,梁坤收起胡思乱想,立刻起身跟去。

  这个罗守良,可谓是自己命里的贵人。在刚来的一次公司聚会上,梁坤就发现他竟然和自己是一所大学毕业的,是大自己十几届的学长!知道了这层关系,梁坤也下了不少的苦工,好在这个学长真的非常关爱自己这个小学弟,半年来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也给了自己不少的方便,否则自己虽然名校毕业,半年来也不可能接触到一些大项目。自己对罗守良也是非常的敬佩,据说他和自己一样没背景没势力,居然能混的风生水起,十几年就能在公司入股,和另外三个股东平起平坐,真不知道他有什么手段。

  到了罗守良的房间,他摆摆手让自己坐下,脸色异常的严肃。看着罗守良如此这般,梁坤不禁正襟危坐起来,心里暗想,这是个什么情况?格外的留上了心。

  「小梁啊,你跟着我有大半年了吧。」

  「是呀,罗哥,一直没好好的谢谢你……」罗守良又摆了摆手,打断了自己。

  「我们都是在龙城无亲无故的人,大老远来这都不容易,我们师出同门也是不易。那么,我可以完全的信任你么?」罗守良的语气有着不可置否的魄力,这是要给自己安排什么的打算?梁坤立刻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现在我和公司里面的几个大佬有一些小矛盾,有一批钱在我这里,但是大家都在抢,你说我该怎么办?」妈的,这你们高层的是非我知道个什么?这是让我表态啊。梁坤立刻正色起来:「我是新人,有些事情不太懂,但是罗哥要干什么我一定站在你这一边。」罗守良突然笑了笑,瞬间一股巨大的自信笼罩在他身上,加之他威严的脸庞,强大的气场不禁让梁坤咽了口口水,老子什么时候能磨练出这种气势?

  接着他缓缓开口:「不过他们一时也拿不到这笔钱,我已经换成一只股票了。

  接下来我说的这几个数字你要好好记住,131454。」梁坤不但怠慢,心里默念了几遍,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罗守良露出赞许的目光,又道:「哈哈,你很有我当年的影子啊。我这十几年什么事情都过来了,还会怕这一次?小梁,去拿几瓶酒,咱哥俩喝一杯。」梁坤自认酒量不错,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几杯下肚,就有点头晕眼花,只好告醉回隔壁自己的房间休息会。可是刚躺下没一会儿,门口就传来敲门声,梁坤只好起来去开。

  门一打开,一张娇艳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公关部的乔乔。这女人是公司里出了名的美艳绝伦,据说和高层好几位领导都有绯闻,不知道今天来我这里是什么意思?

  「怎么,不让我进去么?」乔乔语气娇嗲,嘴角微扬,露出魅惑的笑容。

  自己眼光扫过了她高耸的胸部,她似乎觉察到,还有意的挺了挺,更让自己看见一片雪白裸露的肌肤,和两个半球所夹出深深的沟壑,在紧绷的紫色低胸衣前勾勒出完美的形状。这女人真是个狐狸精,梁坤暗想。

  「哪里?小乔姐快进来。」乔乔扭着猫步,款款走进来,路过梁坤面前时,有意无意的拉了下自己胸口的衣领,突然一个趔趄,跌倒在自己怀里。梁坤赶紧伸手扶住,这么一个香喷喷的娇躯就躺在了自己怀里。

  此刻梁坤头脑里立刻冒出无数的念头:她的腰可真软。然后又奇怪,这是在诱惑自己吗?可她为什么这么做呢?自己在公司只是和她点头之交,何况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助理,哪里来的这么大魅力?可佳人在怀,容不得他再多想些什么。

  乔乔娇哼一声:「你好坏啊,故意绊人家。」梁坤只好讪讪的笑笑。

  乔乔见状,又缠道:「哎呦,今天情人节,小帅哥房间里怎么就一个人啊?」「这不是给乔乔姐留的么,来,坐下来,看看你腿扭伤没」妈的,送上门来的大美人,不要白不要,梁坤被晓薇那件内裤挑起来的浴火又浮了上来。顺手关上门,搀着乔乔到了床边。

  睡房里光线朦胧,暧昧的气氛弥漫了整个房间。乔乔蜷趴在床上,她一条腿半屈着,露出浑圆的臀部。白色的套裙极短,梁坤目光顺着大腿根部一路上去。

  这一看,梁坤彻底兴奋了起来,她竟然没有穿内裤!隐约间可以看见蜷曲的毛发四散而开,围着若隐若现的玉蛤,宛如包围花蕊的花丝。

  梁坤的心跳加速,血液在胯下疯狂聚集。舔着干燥的嘴唇,慢慢的走近乔乔。

  「乔乔姐,你的腿没事吧,要不我帮你看看?」「嗯。」乔乔的鼻音如词呢喃。

  「那我帮乔姐捏一下?」

  「嗯,乔乔娇嗔恙怒,别老叫我姐,我有那么大么?」梁坤只想说,大,真他妈的大,有半个篮球那么大。手上却不闲着,帮她脱掉了鞋子,将裹着淡蓝色丝袜的玉足捏到了自己手里,慢慢向上抹去。

  乔乔大腿皮肤及其滑嫩,梁坤的手一路轻抚到大腿根部,揉捏到丝袜的边缘,轻轻地卷起,慢慢向下褪去。

  乔乔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媚惑十足地看了梁坤一眼,似是鼓励,又是期许。

  待到将她的丝袜都脱掉,乔乔的整个下身就暴露在自己眼前。

  「哎呀,你好坏啊,帮人家揉腿,怎么推人家衣服」乔乔媚眼如丝,眼角春意盎然。

  那件紫色的紧胸衣也被梁坤缓缓地推上去,途径过她平摊坦的小腹,丝绸一般柔滑的肌肤让平时只用来撸管的双手大感其爽,最终来到目的地。先是露出两个雪白乳球的下半沿,宛如琼膏玉脂塑成般的洁白和肉感,再向上推,一对樱桃红色的乳尖挺立出来,像和自己打着招呼,待到把胸衣推到乔乔的颈部,两座饱满的乳峰在昏黄色的灯光下如出水芙蓉一般鲜嫩,散发着柔和的光彩。

  好漂亮的乳房,梁坤由衷的赞叹道。